二是美元有效汇率同比增速从2019年7月开始回升预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债券市场资金流入规模的回落-满洲里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qq新闻图片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规模国际-二是美元有效汇率同比增速从2019年7月开始回升预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债券市场资金流入规模的回落

我家那闺女官宣

我們分析認為,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的國際資本流入可能出現波動,流入規模可能低於預期,主要原因有三個:

不過,我們一再強調,市場開放的條件下,國際資本的流動具有多變性,既有大規模流入的階段,也會出現流出的階段,對此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制度準備和工具準備,同時要加強分析、預測和形勢研判。

招商證券宏觀謝亞軒博士團隊長期致力於宏觀經濟研究,秉承全球宏觀,本土智慧的獨特視角,力爭為投資者提供最寬視野、最接地氣的宏觀經濟研究成果。

核心觀點:我們認為,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的國際資本流入規模可能低於預期,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利差處於回落趨勢;二是美元有效匯率同比增速從2019年7月開始回升預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資金流入規模的回落;三是中國台灣金融監管政策的改變影響其保險公司增持內地債券的積極性。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軒言全球宏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二是,美元有效匯率同比增速上升顯示全球風險因素上升。美元有效匯率同比增速從2019年7月開始回升預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資金流入規模的回落。國際清算銀行將美元有效匯率的同比上升視為全球風險因素的上升。而我們的研究表明,美元有效匯率或全球風險因素上升之後5-6個月左右,中國債券市場資金流入規模出現回落。因此,美元有效匯率2019年7月開始的回升預示着2019年12月和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資本流入規模可能回落。2019年12月,外資機構僅增持人民幣債券29億元,明顯低於2019年的月均水平,已經初步印證了我們的判斷。

根據中債登與上清所最新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12月末,境外機構共持有人民幣債券21876億元,2019年累計增持人民幣債券4578億元,增持規模低於去年全年,同比減少21.4%。儘管如此,2019年境外機構增持規模仍較之2017年上升32%。鑒於,2018年上半年有境外央行增持約2500元人民幣的情況,2018年可以說是一個境外機構增持中國債券的「大年」,所以2019年的增持規模雖同比有所下降,但仍然是流入規模較大的一年,尤其是第二和第三兩個季度。

三是,中國台灣金融監管政策的改變影響其保險公司增持內地債券的積極性。我們估算2019年有超過1500億人民幣的台灣保險公司資金借道債券ETF流入內地債券市場,但是中國台灣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2019年12月10日對其保險業投資管理辦法中頒佈了解釋令,明確ETF屬於「經主管機關核準保險業購買的有價證券」,而管理辦法中規定了「證券化商品及其他經主管機關核準保險業購買的有價證券總額不得超過保險業資金的10%」,這一解釋令的頒佈使得中國台灣保險公司的ETF持有量受到約束、無法再延續此前增持ETF的做法。這也是導致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債券市場國際資本流入規模回落的一個重要原因。

展望整個2020年,儘管第一季度可能出現波動,但預計中國債券市場的國際資本流入規模應不低於2019年,主要是因為包括納入指數繼續為中國債券市場帶來的資本流入,此外日本央行外儲資金和私人部門很可能是後續我國資本市場(特別是債券市場)外資流入的重要來源之一。

招商宏觀團隊:謝亞軒、羅雲峰、張一平、劉亞欣、高明、張秋雨

境外機構對中國債券的增減持行為對國債收益率產生顯著影響。截至2019年末,中國國債市場的外資佔比為8.54%,創下歷史新高,較2018年末抬升0.5個百分點。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研究結論,境外投資者在一國國債市場中的佔比每上升1個百分點,對其長端國債收益率的下行貢獻5至7個基點。由此估算,其他條件不變,2019年境外機構的增持行為對中國長端國債收益率的下降貢獻3個基點左右。但前瞻看,如果2020年第一季度境外機構的增持規模低於預期,甚至出現凈減持的情況,則將給長端收益率帶來上行的壓力。

本文將刊發於《中國外匯》。

一是,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利差處於回落趨勢。中美國債利差與債券市場國際資本流入存在正相關關係。例如,2019年第一季度,中美10年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利差平均為48個基點,第二季度上升到96個基點。同期境外機構增持人民幣債券的規模由1072億上升到1952億人民幣,上升82%。但目前來看,中美10年國債利差已呈回落趨勢,利差收窄預示流入規模的回落。

展望整個2020年,儘管第一季度可能出現波動,但我們預計中國債券市場的國際資本流入規模應不低於2019年。原因主要包括:一是,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將人民幣債券納入指數的影響將繼續貫穿2020年全年,為中國債券市場帶來3600億元左右的凈流入。二是,摩根大通宣布以人民幣計價的高流動性中國政府債券將於2020年2月28日起被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GBI-EM),預計將給中國債券市場帶來1750億人民幣的資本流入。此外,富時羅素宣布將中國債券保留在可能升級到市場准入水平2的觀察名單上,並將在2020年3月進行中期評估后發佈更進一步的信息。三是,2019年人民幣清算行在日本的開立為中國和日本兩國在資本市場開放方面的合作奠定基礎。日本目前擁有1.26萬億美元外匯儲備,1.82萬億的海外權益證券債權,2.63萬億的海外債券和票據債權。2020年我們關注日本央行外儲資金和私人部門的資金流向,這部分資金很可能是後續我國資本市場(特別是債券市場)外資流入的重要來源之一。

今日关键词:孙国芝同志逝世